鸡蛋价格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养鸡 > 养鸡资讯

养鸡资讯

养鸡场因H7N9一鸡苗亏2元 直接处理鸡蛋

2013-04-22养鸡资讯
青岛已在能繁母猪和奶牛养殖等领域推行了农业保险,去年又扩展到育肥猪,但禽类产品由于养殖周期太短,尚未在这个领域开展保险业务。

青岛已在能繁母猪和奶牛养殖等领域推行了农业保险,去年又扩展到育肥猪,但禽类产品由于养殖周期太短,尚未在这个领域开展保险业务。“目前鸡蛋市场虽然回暖,但前景仍不明朗,”郭明福说,4月16日鸡蛋价格又回落至3.5元/斤,淘汰鸡价格还可能下跌,加上其他费用,目前养鸡场累计损失约30万元。

 

  青岛已在能繁母猪和奶牛养殖等领域推行了农业保险,去年又扩展到育肥猪,但禽类产品由于养殖周期太短,尚未在这个领域开展保险业务。目前,有关部门正会同驻青保险机构开展相关调研 。

  “我已经好几天不进货了。”秦岭路附近的一家大型超市,守着冷冻鸡肉柜台的售货员小王无奈地说,“基本上没人来买鸡肉,以往每天能卖出40多斤,现在也就三五斤!”在南山市场等农贸市场,活禽和鸟类交易场所近日均已取消。

  “H7N9”带来的影响当然不限于产业链终端,在百里之外的市郊平度、即墨等地的养殖场,“飓风”带来的震荡更强烈。

  “每出栏一羽鸡苗亏损两块钱”

  平度市崔家集镇是家禽养殖较集中的地区之一,辖区内拥有大小种鸡场6处,正常每天销售鸡苗10万羽,目前鸡苗成本价格在2.5元/羽左右。

  但3月底禽流感来袭,行情即开始剧烈扭曲。“3月31日发生H7N9禽流感事件,4月1日鸡苗价格由之前的1.8元/羽骤降至0.3元/羽,4月2日销售停滞!”崔家集镇一种鸡养殖场负责人焦急不已地诉说当前的窘况:4月3日至今,鸡苗价格维持在0.5-0.7元/羽之间。

  “现在每出栏一羽鸡苗亏损就近2块钱。”这位养殖场主苦笑着说,有的种鸡场现已开始直接对种蛋无害化处理了,否则等小鸡孵化出损失更大。

  肉鸡养殖场也面临同样的困境。“发生H7N9禽流感事件后,毛鸡出栏价格应声下跌!”平度市畜牧部门有关人士介绍道,由4月1日8.6元/公斤跌至4月8日6.8元/公斤,一周之内毛鸡出栏价骤降1.8元/公斤,跌幅超过20%。

  经过几天调整,4月12日,毛鸡价格升至8元/公斤,4月16日,又回落至6.8元/公斤,“我们的亏损相当严重,这期间出栏的肉鸡每只亏损4块钱。”白埠镇一规模肉鸡养殖场农户告诉记者,养殖规模小的还损失少点,大户基本上把往年挣的全搭进去了。

  “飓风”从肉鸡刮到蛋鸡

  “H7N9”重创养鸡场,从肉鸡波及到了蛋鸡。

  一栋栋鸡舍里都是“鸡头攒动”,但舍外却冷冷清清,不见了以往穿梭的车辆,这是近日记者一行在即墨店集镇养鸡业主郭明福的蛋鸡场见到的情景。

  “鸡蛋出场价格由清明节前的4元/斤降至4月9日的3.3元/斤最低价,”郭明福摊着双手介绍说。他的养鸡场存栏蛋鸡10万只,每天产蛋约5吨,以往鸡蛋每天全部销售一空,但“H7N9”在我国部分地区出现后,蛋鸡场立刻销售不畅,压库滞销。

  蛋价为什么也出现如此剧烈波动?“往南方运输鸡蛋的车辆全停运了,”老郭说,“我的养鸡场自清明节以来,每只鸡平均每天损失约0.1元,养殖场每天损失1万多元。”

  但上一周,市场行情让他看到了一线曙光:鸡蛋价格稳步回升至3.8元/斤。郭明福认为,回升的原因一是政府正面引导,消除了吃鸡蛋会染禽流感的疑虑;二是由于肉鸡消费量大幅下降,市民相应地增加了鸡蛋的购买。

  然而,老郭的日子还在“煎熬”中:“虽然目前蛋价回升,但产蛋淘汰鸡价格大幅下降,”他连声叹着气介绍,清明节前还是4.6元/斤,现在降至3元/斤,每只鸡少收入5—6元,且价格呈持续走低趋势,养鸡场顿时又背上了重负。

  “鸡的消费量大幅下降,该淘汰的产蛋鸡淘汰不了,鸡场消毒药和预防性用药使用率和数量均大幅度增加!”郭明福说,他的养鸡场存栏蛋鸡10万只,消毒费用由100元/天增至300元/天,饲料中加入的预防性用药(中药)增加了3倍,疫苗使用数量增加了70%,饲养成本增加,养鸡场仍处于亏损状态。

  “目前鸡蛋市场虽然回暖,但前景仍不明朗,”郭明福说,4月16日鸡蛋价格又回落至3.5元/斤,淘汰鸡价格还可能下跌,加上其他费用,目前养鸡场累计损失约30万元。

  养殖户期盼政策扶持

  养鸡场亏损这么严重,但老郭还不打算减少蛋鸡养殖数量,而是通过养殖场封闭化管理,保持养殖数量稳定。

  目前,在青岛地区,郭明福的养鸡场属于规模大、现代化程度较高的示范场。他坚信:“禽流感过后,鸡蛋价格必然反弹”。但遭遇“飓风”来袭,这位老养殖户感慨更多了。

  “养殖业越来越成为高风险行业。”他说,养殖户面对着 “价低伤农——亏损不养——供给短缺——价格暴涨”的连锁反应,且周期越来越频繁。其“推手”不仅有供求关系的变化,还有突发性疫情的影响。现在看来,后者越来越变幻莫测,带来的破坏性也更大。

  “一些有疫情的家禽遭到捕杀,政府会给予一定补贴,可像这一次量价齐跌的亏损,养殖户只能自己扛着。”他分析说,这一次的情况是,养殖环节并没有大规模染病,传染途径也尚未明确,但“禽流感”病例和传闻严重冲击着消费者的信心。

  “希望政府在养鸡场最困难时予以相关扶持,给予合理补偿,”郭明福说,在逐级建立起重大疫情捕杀补贴制度时,还应进一步细化措施,建立起因销售减少、价格“跳水”造成损失的养殖户的合理补偿制度,在关键时刻保护好生产力,并建立禽肉储备制度,以避免未来供给短缺价格大幅反弹。

  “同时,希望蛋鸡生产也能像生猪一样办理保险。”郭明福说,在欧洲,保险赔款占灾害损失的比例超过两成,而在我国这一比例不超过5%,扩展农业保险范围对于养殖户来说越来越有必要,政府也可通过补贴等方式降低参保成本,提高积极性。

  据了解,我市已在能繁母猪和奶牛养殖等领域推行了农业保险,去年又扩展到育肥猪,但禽类产品由于养殖周期太短,尚未在这个领域开展保险业务,但今年出现的疫情已引起我市农业、畜牧兽医部门高度重视,“我们正会同驻青保险机构开展相关调研,”市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尽快把禽类养殖保险纳入议事日程。”(记者 钱卓 通讯员 展福生 吕栋 张德杰)